法拉盛恩光教會 主日證道 每週一思 每週一思(03/05/2017): [這次的日本宣教之旅 (2017年2月8日到21日)〈二〉] - 『上帝要興起拿筷子的百姓!』〈二〉
每週一思(03/05/2017): [這次的日本宣教之旅 (2017年2月8日到21日)〈二〉] - 『上帝要興起拿筷子的百姓!』〈二〉 PDF 列印 E-mail

每週一思:這次的日本宣教之旅』〈二〉(2017年2月8日到21日)

副題:『上帝要興起拿筷子的百姓』〈二〉

上主日我提及我們在日本教會的培訓工作。這次有一項很重要的工作,就是能幫助他們如何突破他們現在的情況,而且還能更好地發展教會的潛力,為主發光,拓展神國的聖工。

稍微翻開日本教會的歷史,其實日本和中國也很相似,對基督的福音是很敵擋的。其實在第十六世紀,基督教會就早有宣教士抵日本。最初是天主教會的耶穌會宣教士先自長崎(Nagasaki)上岸,因為長崎是在日本南方九州島的一個大型海港,很多外來商船往來。宣教士在那裡的工作非常好,許多日本百姓歡迎,所以信主的人很多。可惜當時的幕府大將軍豐臣秀吉很不喜歡,就在公元1587年發佈禁教令,但是信主的人依然很多。在1597年又公佈二次禁教令,並且在長崎捉了26名基督徒下令斬殺,以示儆戒。



雖然幕府的大將軍不喜歡這個外來的宗教,但是信基督的人依然不減,而且福音的大大發展到有可能遍及全國。頓時,神道教(日本的國教)和傳統的佛教都感到威脅。當時由中國傳到日本的佛教有淨土宗和禪宗,特別有從中國去的禪宗大師成為日本德川幕府大將軍的國師,對逐漸增加的日本基督徒深感不安與不悅。於是德川加康幕府開始對基督信仰採取更嚴厲的措施。不但,頒佈禁令不准人信仰基督耶穌,並且下手捉拿天主教會的基督徒和宣教士。在第十七世紀,1630年代,數千名基督徒被捕、下監、甚至被釘十字架。

最近(2月初)在台灣剛拍完的一部日本電影叫「沉默」(Silence),就是以上述的歷史故事為背景,描述在德川加康幕府時代,由葡萄牙天主教會之耶穌會所差派的宣教士和天主教會基督徒被捕、酷刑、甚至被釘十字架的慘烈故事。這是根據一位日本知名基督徒小說家遠滕週作(Shusaku Endo)的原著:『沉默』改編而成。值得一看!

自此以後的日本社會,信主耶穌成為禁忌,基督信仰變成隱藏性的信仰,公開傳福音成為非常困難。基督徒變成非常少數。一直到第二次世界大戰時,基督徒在日本政府的眼中一直是不被認可的,甚至是搗蛋份子。因此在二次大戰期間,有一些很出名的學者、名人是在政府的監控之下的所謂「異類、不合作者、或是叛逆者」。

日本武士道精神以前是日本封建時代的主流,在第十五、十六世紀 (正好是在中國的明朝),一些不能入流的武士竟然淪落為海盜,到中國、朝鮮半島搶刼,這就是出名的「倭寇」。當時中國也出現了剿倭寇的名將,如戚繼光等。但是日本到了明治維新之後,武士的時代已經結束,但是這種尚武的武士道精神卻變本加利地成為邪靈般地主宰着日本,而變成軍國主義,開始計劃侵略朝鮮半島及中國,甚至到發動第二次世界大戰。

我在猜想,在第十六世紀,基督信仰如果被日本接受了,今天的日本一定會不一様。因為日本人這個大和民族有一種很美的執着,當他們專門執著於一個信仰時,會信得很好、很虔誠,他們也敢冒險犯難。例如,雖然目前大部分的日本教會平均每個教會只有20到30人之間,但是他們的奉獻與委身,不比亞州的任何國家差。而且日本人愛乾淨,這是世界出名的。

日本目前信主耶穌的基督徒雖然只佔全國的比率百分之一而已,但基督徒對整個國家、社會的影響力是很大的。特別在高級知識份子當中,基督徒的寫作和生命都帶出很美的見証。例如第二次世界大戰期間擔任東京帝大的校長矢內原忠雄,不但是一位知名的經濟學者,更是一位著名的基督徒,他竟然膽敢挑戰日本當局發動侵略中國、到二次世界大戰是錯誤的,他預言必蒙上帝懲戒。另外還有內川鑑三是日本的先知;三浦綾子,是位知名的基督徒小說家⋯等。(待續⋯)

 
 

選擇語言


主日證道語音 (華語)

Open in new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