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恩光教會 主日證道 每週一思 每週一思(02/05/2017): 『由墮落的天使看魔鬼的作為--再談屬靈的爭戰」(47)
每週一思(02/05/2017): 『由墮落的天使看魔鬼的作為--再談屬靈的爭戰」(47) PDF 列印 E-mail

每週一思:「從墮落的天使看魔鬼的作為一一再談屬靈的爭戰」(47)

副題:「撒但和牠的敗類如何在人群中建築『營壘』?」

接續上兩主日我們將繼續談魔鬼和牠的爪牙如何在一個個人身上建築牠們的營壘!況且我們都知道,魔鬼這些邪靈是不佔空間的,因此在一個人身上住上數個,或數十個,或甚至數百個邪靈都是可能的。只是愈多邪靈在一個人身上棲附着,那一個人就愈敗壞甚至到完全瘋了的地步。這要一直等到被鬼魔折騰到死,魔鬼才會離開這人另找棲所。



還有一些邪靈是住在世代家族成員裡面的,因此上一代的人死了,邪靈就転移到下一代。通常這種邪靈和家庭的詛咒有關,以及家族的偶像崇拜有關連,通常邪靈會毫不客氣地,想當然爾地,繼續在一個家族中找一個或數個住下來,而且會代代傳承下去。除非有特殊景況發生變化,例如,這個人或這個家族蒙恩得救相信主耶穌,接受主耶穌為他們生命與家族的主,之後,這種咒詛才可能切斷而解除。

以海地這個國家為例:海地(Haiti)是中美洲在加勒比海的島國之一。1492年哥倫布的船曾航行到此,1502年成為西班牙的殖民地;1697年被割讓給法國,法國人的白人優越主義把海地人奴隸了近一百年。1791年黑人領袖杜桑.盧維圖爾起來反抗,終於在1804年獨立,成立共和國。海地是全世界倒數幾個最貧窮的國家之一,根據聯合國2016年統計,國民一年每人的平均收入是美元1784元。

雖然全國主要的宗教信仰是隨西班牙以及法國信仰羅馬天主教,但為什麼那麼窮?故事的描述是這麼說的:當時的黑人領袖杜桑求好、求贏心切,曾帶領全體黑人反叛軍和當時民間所流傳的巫毒教("Woodoo", or "Vodou") 立約,這是一種來自非洲流傳甚廣的民間宗教。當他們立約時曾發誓:倘若革命成功,就永遠服事巫毒神。

結果他們辛苦的爭戰,經過了13年終於脫離了法國白種人的統治。可惜他們卻又陷入了另外一種屬靈的挾制。到現在,國家已経獨立了二百多年,可是祖先和魔鬼所立下的誓約正如緊箍咒牢牢地挾制著整個國家。上個月,我所認識的一位韓裔美籍的牧師帶著救濟品到海地去。回來後,和我們分享當地的貧困真的是很難想像。

大到一個國家,小到每一個個人都有可能因為罪的原故、或發誓、或立咒語、或委身於某一個神靈(其時是邪靈)而終身被挾制。不但如此,連死亡之後還要被拖下而入地獄永遠不得翻身,這真是非常的恐怖;更甚的是邪靈還會順當的往下一代推,繼續對子孫做挾持與捆綁的工作。

請我們注意:在我們的過去生活中有沒有類似的問題存在?舉兩個最簡單的例子說明:即「內在誓言」和「非神信念」?

所謂的「內在誓言」就是自己對自己立下的發誓。例如,因為受過某人或某事的傷害,就私底下說:我永遠討厭、恨透某一個人、或某一件事⋯等等。或者是常常持反面或負面的想法,甚至常懷疑,怕被騙⋯等。這些都可能成為魔鬼利用來控制我們的生活、與生命的工具。

而「非神信念」通常是因為有過去的傷痛和不好的經驗所造成的。例如說:「我很醜,所以沒有人會要我的!」「因為我做錯了某種事,連我自己也沒有辦法原諒我自己,所以上帝也不會原諒我,因此我以後會很孤獨、很痛苦一輩子⋯等等。」這叫做:「不是來自我們上帝的想法和意念」。這些都是魔鬼很容易使用來挾制人、製造營壘的工具。

因此,請我們自已檢視自己,求聖靈光照我們。這些都可以軽而易舉的清除的。因為主耶穌在十字架上所成就的救恩,我們可以破除這些謊言。萬一在我們教會內,有弟兄姊妹有這些不對的行為或舉止,若需要幫助,我們是可以幫忙的。我們所事奉的主耶穌,祂是慈悲恩典的神,祂擁有絕對的權柄和能力,聖靈必定會幫助我們的。

下主日待續⋯(有機會將繼續談魔鬼的另類「營壘」!)

 
 

選擇語言


主日證道語音 (華語)

Open in new window