法拉盛恩光教會 事工特會 宣教外展 李愛銳省思 - 問題與討論
李愛銳省思 - 問題與討論 PDF 列印 E-mail

李愛銳省思 - 問題與討論

 

“We are all missionaries. Wherever we go, we either bring people nearer to Christ, or we repel them from Christ.” – Eric Liddell
(“我們都是宣教士。不管我們到哪裡,我們不是使人與基督更靠近,就是使人與基督遠離。”─ 李愛銳)


5/18/12

不知是在哪兒找到這個李愛銳的引言,總之,最近的感觸很深,因為在整理宣教教育的影片,有幸接觸到好些跟宣教士有關的資料,很受感動和激勵。

埃里克利迪爾,中文名字李愛銳,那個“火戰車”裡的英雄,連故事在被拍成電影時,都被上帝尊崇。那位不信主的製作人說,他到死都會相信,他們拍電工影的過程是有外力(超自然的)相助,使那電影反覆地在許多環節,都比預期拍得更好,以致得了多項大獎。他認為也許是因李愛銳的在天之靈,但我們基督徒卻明白,那是上帝的手,為了要藉祂僕人李愛銳的故事,再次喚起大家的回憶。它也在我心中種下好奇,想知道這位奧運金牌得主到中國宣教後的故事,也想知道這位主僕為什麼好像很可惜地死在集中營裡,神在他身上的目的到底是甚麼。

感謝主有機會接觸到這個由中國製作的“濰縣集中營”五集紀錄片,很顯然這並不是基督徒所製作的片子,因為最後一集在戴紹曾牧師(那位說著流利中文的洋人,是內地會創辦人戴德生的曾孫)的訪談裡,提到基督的愛的部份是被刻意剪掉了。但是這一集關於李愛銳的介紹,正如他在奧運的表現,是無論如何也掩不住基督的光輝。

我在看“火戰車”電影時,曾想過為什麼李愛銳這麼“律法主義”,安息日是為人設立的,人並不是為安息日設立的啊!星期天比賽若得獎,也是能榮耀神啊!但是因為他的堅持原則,反而大大地彰顯神的榮耀,並且因為故事太特殊,被拍成了膾炙人口的奧斯卡得獎電影,留名千古。事實上,個人,甚至是國家的榮耀,都不足以使這位主僕放棄原則,但在集中營裡沒有父母在身邊的孩子,卻使他願意放棄安息日的原則,為他們在主日安排活動。對李愛銳而言,人的確不是為安息日所設立的!

在另一個對李愛銳大女兒的訪談紀錄中,她說,多年後她才明白為什麼她的父親要被差到集中營去。那些當時與她年齡相仿的小孩,大多因為父母在中國各地宣教,所以就聚集到煙台的寄宿學校求學,卻不幸地在戰爭中成為日本人的戰俘,被迫關在條件極差的集中營裡。李愛銳自己的女兒失去了享受父愛的權利,三百多個宣教士的孩子,卻因為有這個奧運金牌得主成為他們的“父親形象”,在黑暗的集中營歲月裡,有了一盞明燈照耀。他也將愛和原諒的功課,以身作則地教導了他們,這對那些孩子的影響深遠。其中與他感情深厚的學生斯帝芬,戰後便是追尋老師的腳蹤,到日本獻身作宣教士教師。

2008年北京奧運前後,一個埋藏六十年的歷史被中國政府公諸於世。二戰時除了美國外,英國也有與日本交換平民戰俘。當時李愛銳在被交換釋放的名單當中,他卻把他的位置讓給了一位懷孕的婦女。這個消息在六十多年後,給李愛銳的家人帶來的是前所未聞的訝異,但這個犧牲的舉動,對所有認識他的人來說,相信卻是想當然爾的,像是他必定會做的選擇。

當我心中的疑問與好奇終於得到解答,不禁因為神的恩慈與良善流下了眼淚,也為這位主僕的委身、犧牲,而深深地感動著。在李愛銳短短四十三年的生命中,他總是在為主發光,不管是在巴黎奧運全世界的焦點下,還是在濰縣集中營友的心目中。他臨死前所說最後的幾個字“完全的降服”為他的一生做了註腳,這是否也再次成為你我這些後人的榜樣和激勵呢?    - - 朱憶白


問題與討論

1。你在看完影片後印象最深的是甚麼?

2。你認為神藉著李愛銳的故事要對你說甚麼?你的生命要如何回應神的感動?

請點這裡,下載「李愛銳省思」(pdf)

 
 

選擇語言


主日證道語音 (華語)

Open in new window